完美的散光矫治需要复杂的治疗方案

在屈光不正中,散光矫治是手术医师面临的最大挑战。对于散光矫治,激光手术需要制定复杂的治疗计划,IOL植入需要精确的轴向定位,角膜松解切口需要建立合适的nomograms。手术医师必须要做长远的考虑,因角膜自然修复过程可能导致减弱散光治疗效果,包括回退和IOL可能出现旋转的风险。

因为散光经常与其它屈光不正合并出现,因此在矫治时需要考虑的问题很多,并且不可能简单的治疗方案就能解决,Cimberle医生说。然而,技术进步增加了散光处理的精确性和安全性。角膜地形图,波前像差仪和OCT能精确测量散光,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并且新的眼球跟踪系统能动态旋转补偿,从而增加激光消融的精确性。

IOL技术为散光提供额外的Toric模式,从而增加术后效果,很多针对IOL植入的定位技术也在逐步发展。

Toric人工晶体植入是治疗散光的主流方式,效果优于松解切口,Arbisser医师说。

“自从Toric人工晶体获得审批后我就开始使用,”Arbisser医师说“当患者有明显的规则散光时,我更倾向于使用Toric晶体植入。”

爱尔康(Alcon)AcrySof Toric人工晶体在2005年9月第一个通过美国FDA审核通过。

另外,飞秒激光能提供可调切口技术。然而,手术医师仍然认为协调,联合,互联信息至关重要,Cimberle医生说。

“如果我们找到了正确的方式,就能让患者获得难以想象的视觉质量。散光得到完美矫治的患者是最幸福的患者。”他说。

激光手术模式转变

在屈光专科临床工作中,散光无处不在,并涉及各种需要详细分析的视觉症状。

“在我的激光手术患者中,90%患者存在散光和球性屈光不正。15%病例有高度散光,在2D以上。”Cimberle医生说。

离轴性波前像差,比如不对称性散光和彗差,通常存在比较大的kappa角,这对视觉质量有较大的负面影响。视物模糊和影像失真将导致疲劳相关问题,比如头痛,头昏和疲乏。

“任何超过1D的散光都应治疗,”Cimberle医生说。

蓝山眼科研究针对3654位年龄在49到97岁患者的调查研究中发现,散光患病率随着年龄增加,80岁以上患病率增加一倍。

“我的白内障患者中大约有30%存在散光,”Grabner医生说,“从散光治疗中获益的患者数量是巨大的,因为散光一旦超过0.7D,就将严重影响裸眼远视力。”

Grabner医生将散光定义为“不规则的角膜形态导致的光学离焦,我们称之为toricity。横截面为椭圆形,常常不对称,因为四个轴向的曲率变化不尽相同。”

角膜地形图和波前像差仪的引入使得散光的检测发生了变革,他说。

“现在我们能直观看到和分析角膜形态,而过去只能处理光学离焦。同时我们也能做精确的像差分析。结合地形图和像差仪,我们能为激光手术患者制定精准的个性化方案,”Cimberle医生说。

激光手术治疗高度散光要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回退,Assouline医生说。

“角膜有形状记忆效应,当你对一个子午线的曲率改变过多,它将有向原位恢复的趋势。利用现代技术,这个问题已被克服。新的激光算法使我们在消融时有平滑的过渡区,并在两个子午线均同时消融,”他说。

第二个问题是使用老一代激光机进行激光切削时散光轴向很难解剖对位。

“在使用有角膜缘和虹膜,以及瞳孔识别的眼球跟踪系统后,这种情况大为改善。”Assouline医生说。

虹膜识别使得对位更加精确,Davis医生说,他是OSN白内障手术董事会成员。Visx激光平台(AMO)能提供个性化治疗软件,她说。

“在激光视力矫正中,总可能出现散光矫正不足的情况,”Davis医生说,“校准散光透镜,我认为有助于虹膜识别,我们使用Visx,同时我们也能做到一点。”

然而,虹膜识别一般是在LAISK手术开始时就设定好,因此不能及时跟踪那些有显著旋转的病例,Davis医生说。

“每一个病人可能都会出现眼球旋转,但旋转角度非常大的患者极为少见。”她说。

目前评论:5   其中:访客  5   博主  0

  1. 一剪梅

    散光的治疗确实是个难题

  2. 意中

    飞秒激光可调切口可以改变多少度?

  3. 砂泵

    真的可以么?好想扔掉眼镜啊

  4. kuloo

    松解切口治散光现在应该用的少了,因为散光晶体植入效果会更好

  5. 健康零食

    散光其实比近视还烦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图片 表情